骆宾基之子澄清:父亲与萧红并非恋人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9:06
  • 人已阅读

如果我在延大遇见你。在一个落雪的冬日。我期待有鹅毛般的雪花,从白茫茫的天际旋转而下,在绵延的山丘间徜徉,在素白的树林的缝隙中穿梭,从远处飘来,像一朵朵绽开的花,落满你的肩头。风也不再刮的脸生疼,只是轻轻的卷起一瓣儿雪花,擦过你微笑的唇角,抚过你舒展的眉,随着风,跌落我的掌心,映着清晰的纹络,化成你风中的模样。我就可以那样静静地凝视你,在校园里每一个可以遇见你的地方。你该有怎样的风情?在这萧瑟的寒冬里,挟裹着温暖,驻立在那里。(中国散文网 www.sanwen.com)我想我决不会让你走开,我要带着你走遍校园的角角落落,告诉你我生活的天空,草木和房屋。在窑洞广场的某几个瓷砖上曾淌有我的汗水,依昔的笑颜似透过旋转的雪花放映在这片我经常驻足的天空,你在旁边静静地看着,会笑着对我说:“努力的你,最美”吗?或许我会害羞的扯着你走开,带你漫步于校园的小路上,穿过一个个小小的园子,任雪花落满发隙,轻披在肩头,只有簌簌的踩在雪地的脚步声伴着你轻轻的呼吸,缭绕在我的耳畔。你若和我说话,会不会惊落一树的雪花纷飞,随着你的暖语,融化在我的脸颊?或许你会主动要我带你去寻找我常驻的角落。你若愿意,就陪我在图书馆里读完我所爱的每一本思想的花儿。你若愿意,在每一个可以自习的地方,一起静静地看书,写字。你若愿意,在空旷的操场上,听我不断的埋怨这里,却依旧忍不住的大笑。你若愿意,就让雪铺满大地,留下我们一串串脚印,模糊在远方。或许,你会喜欢这里,听我讲述冬的刺骨,等待春的来临。在风更盛,雪更大的某天,写下你心的诗文。看你独自徘徊在路上,轻哼着舒缓的小调,踩着你深深浅浅的脚印,模仿着你走路的样子,在更大的雪花的覆盖下,本已模糊了的你的印迹,又盖上新的足迹,蜿蜒到你也从未想到的地方。我还在这里,轻轻的叹息。不是忧伤,也没有悲哀。在这无雪的冬日,我期待一树的洁白。我想知道我想遇见的你,也想知道我可以遇见的你。在这校园,一个落雪的冬日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206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