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恶势力组建治安队非法敛财 自称基于亲情协商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9:06
  • 人已阅读

   若是我是风,我要穿上黑白的衣裳,在人世自在地奔驰,让人们看得见我。www.sanwen.com   春季,我会穿粉红色的衣裳。迎春花是我的伴侣,一年才来一次,我得先去造访她。她伸开黄色的花瓣欢迎我,跟着我的脚步发抖枝条,显得炯娜多姿。人们欢呼着:“这是东风,春季来了!”辞行迎春花,我将寒流吹向人世,让人们脱去厚厚的冬装,让小草探出头来观望。我所到之处,都会留下一片粉红的斑斓,留下水陆草木的芬芳,带走人们的懊恼。在公园里,我会悄然默默地看白叟下棋,调皮的我会把老爷爷的青丝吹得“勃然大怒”。我会把断线的鹞子送回孩子的手中,再拭干他脸上的泪珠,让他的鹞子在我的帮忙下重回天空飞翔。   炎天,我要套上浅蓝色的短裙,把海一样的色彩和凉快带给人们。我会吹干人们的汗水,还他们一个凉快的炎天。夜色浓了,我蹑手蹑脚地从乘凉的人群中走过,替孩子们盖上毛巾,拾掇好年轻人的杂志,带走他们一天的疲劳,留给他们安好和安逸。我会和太阳磋议,让他带上一层面纱,收敛那灼人的毫光,像春季一般慈祥地望着人们。我要把乌云和雨点送到旱区,让那边的人看到心愿,看到蓝色的我。   秋日,刚换上鹅黄色秋装,我便拉起落叶金色的小手,带着他们顽耍。不一会儿,落叶像舞倦了的蝴蝶,躲在地上睡着了。我得叫醒他们,把他们送进干净工人的垃圾袋中,和他们恋恋不舍地辞行。鹅黄色的我勤奋地摘下树上的枯叶,却不会使人觉得“秋风扫落叶”的凄凉。我温文地抚着女孩子们的长发,扯动她们的长裙,把秋日里最初的斑斓毫无保留地送给她们。(初中)   冬季,我裹着银灰色的棉袄,很少出门。这是个寥寂的季节,人们促地赶路,不再来感受我的热忱。间或,我会停在枝头,与红梅轻声地交谈。我让雪花幻化着名堂落地,看孩子们玩雪,听他们欢快的笑声。夜晚,我缓慢地扭转,尽情地跳舞。人们隔着窗,浅笑地看着我,好像他们祈望的春季已经到来。   若是我是风,我要做仁慈、斑斓的风,受人欢迎的风,热忱旷达的风。伴侣,你呢?